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妖异三记

2018-09-15 10:37:46

一、情痴

82年,我高中毕业后,在家里游荡了半年,第二年一开春,就随乡土建队去了山西,那里的工资高,领队的说了,大工日工资2块,小工日工资1块5,而我们当地的工资大工才几毛钱。我们村一同去的还有大老黑、二秃子、灶火、小胖,小胖和我岁数差不多,不过他没有上高中,早早地就结了婚,那时候,我们这里十八、九岁结婚的人有的是,连结婚证都不用领。

再过几个月,小胖就要当爹了,要不是结婚时拉下了饥荒,相信他铁定不会撇下怀了孕的媳妇儿,到千里之外去当小工。

到山西后,我们二十几个人都住在一间大屋子里,据说那间大屋子是部队开拔后留下来的营房,没有床铺,胡乱垒了两个炕箱,扯些茅草扔在里面,就成了大通铺,你别说,睡在上面还挺暖和的。那时候别说电视机了,有个收音机都是奢饰品,可怜我们二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舍得买收音机,晚饭后没处走,就都躺在炕上拉闲拐,这些人中,除我与小胖外,清一色的中年人,劳累一天后,都爱抽着劣质香烟,说些荤段子解闷,而且说的非常露骨,我听后,除了好奇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随他们一笑了之,小胖听后,却若有所思,脸红红的转过身去,一声不吭,睡觉时,小胖整夜翻身,搞的我也睡不踏实,有时半夜醒来,还听到他轻轻地抽泣声。

不久,小胖就成了大人们取笑的对象,取笑的内容不外乎小胖的媳妇儿,在家独守空房的难受劲儿,时间长了,难免会红杏出墙,等小胖回去后,媳妇儿早给他缝了个大大的绿帽子,没见谁谁谁、谁谁谁都是这样,绿帽子压的头都抬不起来了……小胖应付不了,只好远远地躲了开去,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工地远离城镇,地处深山之中,听说盖的是什么实验楼,监工的都是些部队上的人,离近的村子也有十几里,得翻两座山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邮信的,小胖告诉我,他想写一封信给媳妇儿,不知道能不能邮回去?我说算了吧,别听那些嘎杂子们唬你,没有的事!你自己的媳妇儿自己还不了解?倘若她真的学坏了,你就是写一百封信回去,又能顶什么用呢?老老实实地干吧,等工程结束后,咱一块儿回去。

小胖越来越痴了,常常一个人望着家乡的方向发呆,连大工槽里的灰浆少了都不知道,大老黑喊了他两声,也没有听见,大老黑见状,从架子上跳了下来,向小胖走去,我真替他捻一把汗,以大老黑的脾气,不踹他两脚,也会扇他两巴掌,没想到,大老黑走到小胖跟前,只是轻轻地问了句:“咋,想家了?”

“没。”小胖喃喃地答道,眼神始终是茫然的,似乎还在神游。

“想你爹了?”

“没。”

“想你娘了?”

“没。”

“那么——你是想你媳妇儿了?”大老黑拖着长腔,慢慢地问道,眼睛却望向不远处的我,促狭地眨了眨。

“俺刚忘了,你又说哩!”小胖口气一下子变的扭扭捏捏的了,似乎特别不好意思,听到的人“轰”的一声都笑了,小胖一惊,猛然回过神来,脸刹那间红成了猴屁股蛋。

“哈哈哈哈……”

春天多风,山里的风尤其强劲,动不动就形成了顶天立地的大旋风,旋风过处,天昏地暗,日月无色。那天,又一股大的旋风,夹杂着枯枝败叶、沙石尘土,铺天盖地旋了过来,工友们急忙远远地躲了开去,只有小胖还站在那里发呆,似乎没有感觉到旋风的到来,我喊了他几声,他都没有听见,有心冲过去拉他一把,可是旋风实在太快了,眨眼的功夫就看不见小胖了,只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似乎是从半空中传来的……小胖!小胖——旋风过后,工地上一片狼藉,小胖也失去了踪影。怎么会这样啊?

小胖的失踪,震惊了在场所有的人,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或三五一堆悄声议论,或蹲在地上一支接一支地抽烟,领队急的直蹦蹦,大声吩咐道:“去找,都他妈的给我去找!顺着旋风过去的方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工程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去寻找小胖了,上山下山,几十里内的山旮旯里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小胖,只捡回了小胖的一只布鞋。找不到小胖,谁也没有心思干活了,老少爷们儿,个顶个的耷拉个脑袋,看起来一点儿精神也没有了,领队更是一夜间白了头发。

警察来过一趟后,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一个大活人就这样被大风刮走了,生死不知,寻找无门!如何向小胖家人交代,成了人们头痛的事。几天后,心疲力尽的领队将工程交与别人负责,让我陪他回了河北老家,他打算去向小胖爹娘赔罪,哪怕倾家荡产,也要取得小胖爹娘的谅解。

两天后,我们回到了家乡,一进小胖的门,立马就惊呆了!小胖好好地待在家中,正陪着媳妇儿在院中晒太阳,小胖媳妇儿挺着大肚子,一脸幸福的样子。

多日来一脸死灰的领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他确定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小胖时,上前拍了拍小胖的肩膀,又重重地擂了他两拳,突然放声大哭起来,五尺高的汉子哭的像个孩子。

领队终于平静了下来,他疑惑地望着小胖,问他是如何回来的,小胖搔了搔头皮,他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来的,只记得大风把他刮到了天上,他给吓得晕了过去,醒来后,竟然发现躺在自家的院子里……小胖媳妇儿接着说道:“那天,我正在屋里看电视,猛听得院里咕咚一声,出去一看,胖子躺在院子里,身上的衣服破的都成布条儿了,我正要去叫他爹,胖子自己爬了起来……”

小胖媳妇儿喋喋不休地说着,说的我与领队大眼瞪小眼,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难道是老天爷也可怜他思念媳妇儿,特意派旋风送他回到了媳妇儿身边?天地间的事,还真真地说不清。

二、情愫

小胖说啥也不肯去山西了,领队便给他算清了工钱。

在家里住了一晚后,我又与领队回到了工地。没有了小胖,也就没有了谈天论地的对象,心里空落落的,我突然觉得,大老黑他们的谈吐是那样的庸俗,那样的不堪入耳,于是,每日晚饭后,我便一个人踱到桃河边,坐在山石上,望着夕阳慢慢地落到山的那一边。

桃河水清清冽冽,一眼就可以看到底,没有鱼,也没有虾,只有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静静地躺在河床上,间或动一下,水流缓慢,弯弯曲曲,不知道从哪里来,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就这么静静地、静静地流着,流着……

河对岸,有一片桃林,桃花正在盛开,一片粉红色的世界。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对岸的桃树下坐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儿,长发披肩,手托双腮,望着西天的晚霞发呆。

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她在望些什么。

也许是在望郎归?

真想喊一嗓子,又怕扰了她心中的梦幻。

记得那是个晴朗的黄昏,天边的晚霞同她的脸庞一样美丽,她回过头来,冲我嫣然一笑,又轻轻地招了招手。我的心里立马就像踹了两只小兔子,砰砰乱跳。当她再次朝我招手时,我不顾一切地涉过桃河水,爬上了对岸。

“哥,能帮我做一件事吗?”女孩儿的声音犹如莺啼,清脆动人。

“没……没问题!”我结结巴巴地应道,怕她不相信,又拍了拍胸脯。当时,我也没有问她让我做什么,我做的到做不到,就拍了胸脯,后来想想,就觉得好笑,难道她让我去杀人放火,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吗?

年轻啊……

女孩儿告诉我,她叫桃花,就住在桃林后面一间小屋子里,是这片桃林的主人,她让我做的事非常简单,就是让我帮她提桃河水浇浇桃树,说着,她从小屋里拿出了木桶绳子,我非常愉快地接了过来。

直到晚霞隐入山后,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我才浇完全部桃树,累的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桃花拿出一方带着香气的手帕,掂着脚为我擦拭脸上的汗水。闻着她身上少女香甜的味道,我的心都醉了,我大胆地抱了抱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随即放开手,匆匆忙忙跑向对岸,身后传来桃花咯咯咯地笑声,我没敢回头,一路跑回了工地。

回到住处,还没有站稳,大老黑一把抓住我的衣襟,恼怒地问道:“你小子跑哪里去了?三天都不回来!”

什么?三天都不回来?!开什么玩笑!我不就是去了一会会儿吗?跟平时还不一样?扯淡!

可是,看大老黑和其他人的神情,不像是说谎,领队黑着脸骂道:“小胖的事差点儿没有把我吓死,你小子又玩失踪,说,这三天你都到哪儿去了!”

我真的没有离开三天呐,我只是帮桃花姑娘浇了一会儿桃树。我断断续续地说了事情的经过,他们听后,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的,都傻在了那里。

没有人敢去河对岸的桃林里看个究竟。老兵告诉我们,河对岸的桃林是野生野长的,根本没有人管理,别看花开的灿烂,结的桃子却又小又涩,没人爱吃的。当地人传说,那片桃林里住着桃花仙子,有缘人才会看到。不管那天我看到的是桃花仙子还是桃妖,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到桃河边上去过,不过,我始终忘不了桃花那粲然一笑。

两个月后,我在睡梦中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跟桃花姑娘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仿佛桃花姑娘就睡在我身边,一激灵醒了过来,我看到枕边放着一个硕大的桃子,雪白雪白的,只有桃嘴一点儿红,桃把上还带着两片碧绿的叶子。

青储压块机
铜基覆铜板图片
山水黔城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