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巫医修仙手册 第一百三十三章 演戏

2020/02/15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巫医修仙手册 第一百三十三章 演戏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恍惚间,常芸只看见那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猛地扑向了唐媛媛,却又在眨眼之间消失

巫医修仙手册 第一百三十三章 演戏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恍惚间,常芸只看见那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猛地扑向了唐媛媛,却又在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被那巨大的响声所震。

谁也没有注意到,唐媛媛手里的玉杖,突然从里面龟裂开来!

“砰!”

刹那间,玉杖尽碎,玉片齐飞,割伤了唐媛媛的脸颊。

她怔怔地看着满手的碎片,慢慢地转过身面向余成峰。

“这……这……”

她的脸上再也没有自信满满,而是面无血色,眼波欲碎。

一串血珠,从她白皙的面颊上滴落。

良久,她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神色凄然地低声道:“姐姐的怨念已到了这种地步吗……竟连转世投胎,都不肯去了……”

离她最近的余成峰身子一晃。

“婉之……”

他的呼唤,几不可闻。

唐媛媛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轻叹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丝笑来:“不过,也不知道姐姐是想明白了还是怎么,她倒没有再为难君宁了。”

说着,她便转头往祭坛上看去。

那里,原本还气若游丝的余君宁,此时,却怔忡地睁着一双水光盈盈的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君宁!”

余沐儿的眼泪瞬间迸了出来。她顾不上礼数,飞奔上台。

在她身后,是喜形于色的余桃和余薇。

人群爆发出一阵嘈杂的欢呼。

在人群边缘的常芸面无表情地看在眼里。她的视线越过丛丛人群,看向了站在祭坛边上的那个身影。

那个身影也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看向她。

常芸笑了笑。

“多谢夫人了。”

她用唇语无声地说道。

唐媛媛一愣,但很快就脸色恢复寻常,同样笑了起来。

她月牙一般的眼睛,显得是那样纯真可爱。

*

当天晚上,余家设宴为余君宁庆祝。

除了余家老夫人未能前来,余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一百人余人相聚在院内,觥筹交错,欢欣热闹,齐齐为大病初愈的余君宁和安魂有功的唐媛媛祝贺。

常芸谢绝了余成峰邀她来主桌的建议,安静地坐在远处,静静地喝着杯中的酒。

她从不主动喝酒,但今天,是第一次。

有些微醺,她抬眼看向众人簇拥中的唐媛媛。唐媛媛今个晚上一改先前素雅朴素的装扮,特意穿上了一件艳丽的红色长裙,上面大朵大朵的牡丹娇艳地盛放,和她脸上的笑意遥相呼应。

许是喝得有些多了,她的脸上漾起了粉晕,红唇大大咧开,露出里面洁白的贝齿。

“老爷,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可别再说了!”她佯装不满地嗔道。

余成峰哈哈大笑。只是笑尽了,眉眼间仍是有些落寞。

唐媛媛假装没看在眼里,而是眼睛一转,将视线落在了常芸身上。

“各位,请稍事安静。”她朗声说道。

在场众人收了动作,齐齐看向她。

“各位可能有所不知,这次能够治好君宁的病,不得不感谢一个人,”说到这里,她站起身来,将手伸向了常芸所在的方向,“我向大家介绍,这是常芸常姑娘。正是因为常姑娘查出了君宁的病因,才让君宁脱离险境,重新醒来。诸位也知道,这看病治病,看是一回事,治是另外一回事。若没看出来病因,那不管你怎么治,也是不行的。所以,来,大家敬常姑娘一杯!”

“敬常姑娘!”

余家众人高声齐贺。

常芸站起身来,说了一句“过奖了”,将杯里的酒尽数倒入口中。

酒很辣,她浑身都泛起了暖意。

风吹来,让她身上的蓝色巫袴起了涟漪,发稍飞舞,眼光潋滟,静立着的她,虽然穿着平平,神色寡淡,却在夏日的圆月下如同只可远观的精灵。

余文逸看在眼里。

就是这个人……救了君宁?

他回头,看向睁着湿润的眼睛,满眼欢喜地看向常芸的余沐儿;在她旁边,是面色仍有些灰败,但一脸好奇地打量常芸的余君宁。

他摇摇头。

手里执着酒杯,正想走过去,就看见常芸突然调转身子,往远处走去。

她的脚步,丝毫没有醉酒之人的虚浮。

余文逸看着看着,嘴角的笑意就渐渐隐去了。

……

独自离去的常芸没有注意到身后余文逸的表情。她一路绕过人群,来到了余家后院里。

夜已深,漫天的繁星点点地缀在夜空之中,璀璨晶莹。星空下,常芸坐在水榭边,面向静谧潺潺的湖水,两脚悬空,悠悠地晃荡着。

抬头是遥远的星。

眼前是溟濛的景。

发带有些松了,青丝调皮地掉出来,随风飘着。

唐媛媛过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常姑娘真是好兴致。”她轻笑了一声。

常芸没有回过头来:“你来了。”

唐媛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看来你早知我会过来。”

“嗯,我在等你。”

唐媛媛看看身上的衣裙,又看看常芸,想了想,还是落座在常芸的边上。

“你说你在等我,那你等我,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常芸看了看身边的妇人,笑了:“没什么,就是想说,夫人的巫术真是炉火纯青,让人羡慕。”

“哦?”唐媛媛闻言,咯咯地笑了出来。她笑声清脆,连湖中的游鱼都被惊扰,“我可没从你的语气里,听出你有半点羡慕我的意思。”

“真挺羡慕的。”常芸面不改色地说道。

“哈,别说这些了,”唐媛媛敛住笑,继续说道,“我听老爷说,你这次为君宁治病,是有一个条件?”

常芸点头。

“是王家

?”

常芸看向唐媛媛:“你想做什么?”

唐媛媛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你救了君宁,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早就觉得我姐姐的死透着蹊跷。你告诉我说,我姐姐心怀怨念,甚至带着仇恨,我思来想去,就觉得当年的事情……”说到这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像是极力压抑心中的怒火,“一定,就跟王家脱不了干系!”

她一掌重重地拍到了水榭台上!

手下的青石,瞬间变成一滩齑粉。

“我不会放过王家!姐姐的仇,我一定会替她报了!”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呵。”

常芸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唐媛媛心头一跳,不禁抬起头看向常芸。

她脸上的怒意甚至还没来得及收回。

常芸一脸似笑非笑,高深莫测地盯紧了她:

“戏演得太过了,夫人。”

“或者说……唐婉之夫人?”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