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情无果负相思

2018-09-15 09:41:27

一、一入宫门深似海

后宫选妃,身为丞相千金,白芷若被钦点入宫。此刻,她坐在青铜镜前出神,种种往事在脑海中回放又回放。丫鬟莲儿抹着眼泪不知如何宽慰小姐,颤抖着手帮小姐梳发髻。白芷若被抬到宫门口,下轿看了看宫门之内,又转过身看了看宫门外的天地,一瞬间竟苍老了许多。

身为一品大员之女,白芷若的身份足以高贵。百来号姿色出众的高官之女,唯独她身着素净。她低着头,目光涣散的看着地面。

“白府千金白芷若。”

她风姿绰约的走上前,得体下跪。

“臣女白芷若,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头。”

淡漠的脸蛋略施粉黛,其他女子在这种时刻都绞尽脑汁展现最美的笑容,她却表情疏离,冷傲孤高。

“白芷若。”皇帝看到她的脸,沉吟了一声她的名字,拿着茶杯的手僵在半空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也看着皇帝,毫无惧色。

很快,消息就传进了白府。白府千金端庄秀丽,被皇上直接封为兰妃。白丞相和白夫人诚惶诚恐地接过圣旨,等太监出了门走远了,白夫人才敢哭出声音。自古哪家女儿能一跃成为妃子不是欢天喜地,感恩戴德,白丞相一家却陷入了哀痛之中。

一枚玉佩从白芷若的手中滑落,顶级和田玉竟在那一刻碎了,就像她的心,再也不会活过来。她拾起地上的碎片,用手帕包好,放入怀中。

龙床上,兰妃蒙着盖头,纹丝不动地坐在床头。她的心是死的,只剩一副没有灵魂的皮囊。皇帝的手一扬,盖头落地。这张脸曾在大殿之上夺走了他的魂魄,这张脸从此属于他一个人。他用手指勾起巴掌大的瓜子脸,君临天下地说,

“兰妃,从今天开始,你的眼里和心里都只许有朕一个人。”

兰妃边笑边流泪,“臣妾惶恐,受宠若惊。”

兰妃口吐芳兰,温软的气息让皇帝再也忍耐不住,粗暴的撕碎了精心制作了几个月的嫁衣,一夜荣宠。兰贵妃在皇帝的身体下面,无论怎样的剧烈,她始终不吭一声。

宫外,三王爷在烟花楼醉了一夜。他抱着头牌回了府,扔到床上狠狠地吻下去,嘴里喊着“芷若……芷若……”醒来时,身边的胭脂俗粉对他媚笑,他说了一句“滚!”吓得美人连滚带爬地哭着离开了王府。三王爷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鸳鸯锦紧握在手中,一拳打在了墙壁上,鲜血染红了手背,低下头,脸上竟是男儿泪。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

说好的闲云野鹤,与世无争,如今皆为泡影。

二、何如当初莫相识

犹记得,那时候兰妃还是白芷若,白丞相的千金。

初见白芷若,是在繁华的集市上。她一身男装在一个摊子上挑胭脂,身旁站着丫鬟莲儿。只听见她说,“不行不行,太俗气。”“公子,您可不知道,姑娘就喜欢这种鲜艳的颜色。”“我表妹不喜欢,她一定喜欢这一款。”说完便拿起一盒淡粉色的嗅了嗅,露出欣喜之色。正要从袖子里掏出银两,不远处一匹马飞奔而来,人群哄乱逃窜。白芷若眼看躲无可躲,一把将莲儿拉在身后。突然,马嘶鸣,前蹄高高扬起,然后踏落在芷若前方不到半尺之处,溅起灰尘,芷若捂着嘴咳嗽连连。

莲儿泪眼婆娑爬向前将芷若扶起,哭着说“少爷,你怎能不顾自己的性命?你要是伤到了那里我死了也偿还不起啊。”

“说什么傻话呢,我没事。多谢公子相救。”芷若杏眼望去,马背上一个藏青色的身影,目光如炬。她明眸皓齿,莞尔一笑。三王爷觉得清风拂面,心里一惊,“这位少爷要是女子,必定是个绝色。”

芷若见那人不言语,又问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救命之恩,不知何以为报?”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如有缘分,后会有期。”芷若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风驰电掣般地走了。白芷若看着远去的背影,正欲转身离开,却瞥见地上躺着一枚玉佩。她俯身拾起,顶级蓝田玉,背面刻着一个“锦”字。

白府此时已经翻了天,白丞相大声斥责白夫人,“都怪你管教无方!看看你把她惯成什么样子。一个姑娘家,天天撒了野似的跑出去,成何体统!”

白夫人唯唯诺诺的自责,白俊初连忙帮助母亲说话,“爹,芷若只是出去逛逛,很快就会回来了。她天天被关在家里,也难怪会闷……”话还没说完,白丞相雷霆般的怒吼,

“你给我闭嘴!你也是同谋,整天宠着她,你就不怕你妹妹嫁不出去?”

“怎么会呢?我妹妹可是京城第一美女,多少公子少爷都想娶她。爹应该担心倒是,到时候许配给谁才不委屈了她呢?”

白俊初当日的这句戏谑,想来却是应验了。只有高高在上的天子才不辜负白芷若这绝世容颜。

“爹!您这么快就回来啦!女儿给您捶捶背!”白芷若还没进门,就闻到了爹的火药味,她从门外跳进来,不等白丞相开口,就腻到了白丞相身后揉肩捶背。

“你给我跪下。”白丞相并不领情,声音却明显温和不少。

白芷若撅着嘴跪在爹面前,低着头装出一副委屈万分的样子。

“丞相大人,小姐犯错,奴婢甘愿受罚。”莲儿也赶紧跪下了。

“说得好。小姐犯错,你这个做丫鬟的自然是要替她受罚。”说完,拿起檀木尺子就要打。

“我犯错,干嘛要责罚别人?这不公平,爹,你要打就打我吧。”

“好,两人一起打!”说着,高高的抬起手,却迟迟没有落下。最后还是丢了尺子,长叹一口气,跌坐在椅子上。对于今早上朝遭到奸臣的挑拨,被皇帝斥责的事情,白丞相只字未提。

三、芳心暗许,独倾君心

自那日回来之后,白芷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拿着玉佩魂不守舍,连最爱的读书练剑都搁置了。白俊初以为妹妹受了什么欺负,来找莲儿质问,却看到了白芷若痴痴傻傻地对着玉佩发呆。

白俊初看了一眼玉佩,脸色大变,“这玉佩你在哪里弄到的?”

“捡到的啊。”

“这种蓝田玉只有皇室的人才准佩戴,”他仔细观摩,发现上面刻着的“锦”字,“这肯定是三王爷刘云锦的。”

“三王爷……”白芷若不再理会哥哥,默默念叨着三王爷的名字,怀想当日那骏马上巍峨的男子,原来是皇室后裔,怪不得剑眉星眸清新俊逸,器宇轩昂,自有一种帝王之气。她早已听闻三王爷的威名。这些年,他征战八方,立下赫赫战功,被传位“战神”,虽年纪尚轻,却可与爹爹齐名。她曾跟爹说过,若要嫁人,就要嫁这样的真英雄。想到这里,她突然满脸绯红。

“三王爷,我打听到了。那个少年应该是白丞相的公子,白俊初。”

“白俊初?”

“对,他还有一个妹妹,叫白芷若。奇怪的是,莲儿本应是是白小姐的贴身丫鬟,怎么会变成男人,又怎么会跟着白俊初逛街呢?”

三王爷听了之后会心一笑,怪不得长得那么俊俏,原来是女扮男装。

丞相府来了贵客,白丞相和白夫人连忙到大厅相迎,丫鬟奴才忙进忙出的端瓜果茶水。三王爷却想先参观参观丞相府,再商议平定西域的大事。丞相点头称好,引着三王爷在丞相府里四处观看。看到一半,三王爷突然说是想要方便,丞相指了个方向,在原地等候。三王爷其实早就熟知丞相府的格局,直奔白芷若的厢房,却不见人影。

书房里,白芷若在若雪的纸签上用松烟墨写下小篆字两行,“未成相知,心已相许。”

“好字!”

白芷若猛地抬头,惊吓得打翻了墨,娟秀的字被墨水印的一片狼藉。三王爷看到她的真面目,浑身为之一颤,只觉得大脑空白,心跳狂乱。而她连忙捂住宣纸,不顾墨水弄脏了衣袖,白净的面庞两片胭脂红,又恼又羞地骂,

“你这个人怎么随便闯进人家的府上偷看人家写字啊!你这个人太不懂礼貌了吧!你给我出去!”三王爷顿时手足无措,连声道歉,既没料到这个小女子脾气这么大,也自知失礼。

模内贴标机
上海CISCO
上海花园120-140㎡户型图-威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