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北京大学阻挠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拒交季家钥匙改革

2020/05/21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北大阻挠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 拒交季家钥匙与钱文忠、张衡的对话钱文忠:阻隔父子13年有何理由?季老11月7日见儿子第一面,讲的是

北大阻挠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 拒交季家钥匙

与钱文忠、张衡的对话

钱文忠:阻隔父子13年有何理由?

季老11月7日见儿子第一面,讲的是什么?“5舅母还在不在?”13年的父子不让见,这是为什么呢?我看季先生的次数是很多的,但是我没有一次单独见季先生的。我也是到11月初才知道,同在北京,儿子上班都要经过医院,居然13年没有见面。我原来以为,一两年见一面总还是有的。

事实是,从季老85岁、季承60岁开始,父子俩就没有相见,直到上个月。父亲想儿子,儿子也屡次努力与父亲相见,但有些人就是不让父子俩相见。这些事实,都有他们父子交谈录像为证。

我想强调的是,在这个事情上面,301(医院)没有任何,见不见季老,权利在北京大学那里。他儿子来过几十次,都没有让进来,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他们父子13年不见。这没有道理。现在有人探望季老,包括他的家属,好像都有人盯着,最少我去是如此。为何?有什么必要?有甚么理由?有甚么法律依据?

东方早报报道:针对“季羡林藏品外流拍卖”事件,北京大学屡次发表声明:外流拍卖字画并不是季老真藏,季老秘书保管的季老藏品并未外流。而季老对北京大学声明的回应——即“偷画的事,谁也掩盖不了”。头脑异常清楚的季老坚持,他早在两三年前就知道丢画一事,并表达了回家的欲望,不过季老只说了自己有字画丢失,但并未确认是张衡手中的字画。对季老的回应,早报昨天致电北京大学发言人赵为民时,其一直转到秘书台,没法联系。

北京大学阻挠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 拒交季家钥匙

张衡:北京大学的调查组是“不调查组”

早报:北京大学的声明说,您拍得的季老藏品系伪作,您怎样看这个声明?

张衡:关于在拍卖公司拍到或见到的季老东西前后共有4期。第一期是我从金兆公司拍得的14件,其中包括北大所认定的两件伪作也就是臧克家、艾青赠给季老的那两件.那我想说的是,你既然说这两件是假的,那剩下的12件呢?它们的真伪能否也给我一个意见,更何况剩下12件肯定有真货。

第二期是在别的拍卖公司所得,这里也肯定有真的。第三期,我在拍卖公司看到,但我没有拍下。第三期的东西和季老无关,是我在金兆公司看到的27件与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有关的东西,但我认为其中仿品为主,我买了其中的7件。这些东西虽然和季老无关,但可以说明北大在管理校内藏品方面是不力的,有专门生产线从北京大学校内拿的校园藏品进行复制,不排除所谓的季老藏品的仿制品也从他们那里生产。

早报:您在博客中说,北京大学在调查过程中根本就没有调查过您和您的藏品,真是这样吗?

张衡:上月底,北京大学公布了调查报告,但其实在全部所谓“调查”进程中,北京大学、警方和相干文物专家都从没到我这里来做过调查和鉴定,我所报案的北京海淀公安分局也没有来调查过,没有给我一个回复,可能还在等领导指示。北京大学曾造谣说,北京市公安局文化保卫处曾来过我这里做鉴定,但实际上他们没有来过。另外,确实有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官来过我这里,但他是来了解情况,他也没有见过我的字画。所以在我看来,北大的调查组是“不调查组”。

早报:那拍卖季羡林藏品的金兆公司呢?你和他们的关系如何?

张衡:金兆公司的艺术总监崔贵来是我的好朋友,据我所知,他和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吴志攀是有比较长(时间)的联系,他认识吴志攀本人。由于在他对我的描述中,他见过吴志攀,他能准确描述吴志攀的模样,他还说吴志攀对字画很感兴趣。崔贵来也说,这些东西中肯定有真、有伪,但季羡林的东西在市场上出售是事实,他也认为这类事情肯定是不对的。

季羡林近况

蔡德贵:每天帮季老作口述史

我从10月10日以来,几近每天都去301医院看望季老,为他作口述。我虽然不是季老的学生,但从199城市人口的缓慢增长4年起就开始在季老家登堂入室了,关系比较密切。这次来为季老作口述,是季老通过私人关系转告于我。

季老的身体、精神、记忆力都很好,谈吐很清晰,幽默滑稽,完全看不出他是个快99岁的老人了。在我看来,季老对一切都已看得很淡了,超出了一般人的局限。一般季老精神好的话,我们能做一个多小时的口述,主要方式是对答。我写过季老的传记,所以对季老的生平都很了解,所以为了不浪费季老的时间和精力,主要是我对一些问题和疑惑,向他征求意见。关于作口述史,季老对我说:“我为何千里迢迢把你叫来作口述史,是由于我自己的视力不太好,自己写字也有困难,你是我的传记作者,相交比较深,对我也比较了解。”他的口述原则是“谎言全不说,真话不全说”。老人的记忆力非常惊人,连小时候在济南看的京剧里面的三位演员名字都能说出来,能完全地叙述“9·18”后,他和清华的同学去南京的整个过程。

我对关于季老的传言都不是很清楚,也不关心,我一般下午去301医院,还没有见过北京大学校领导来见季老。原先的杨秘书已经不在了,现在是北大派了一名姓崔的老师来医院,主要是安排会客等事,她也自称并不是秘书。

·季羡林获印度“莲花奖”等国外3个重要荣誉

·季羡林回应藏品外流被拍:字画确被盗掩盖不了

·北京大学通报调查结果 称外流季羡林藏品系伪作

·据称季羡林藏画被盗卖将影响北京大学副书记仕途

·季羡林藏画疑被盗卖续:北京大学声明被指无权威性

·北京大学阻挠季羡林之子与父亲见面 拒交季家钥匙

·季羡林藏品案北京大学称内有诡计

女性更年期综合症如何用药
治疗灰指甲的亮甲售价
脚趾灰指甲的原因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