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高手出手矛盾頓消余啟生一個普通村民的故事

2019/05/03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金沙河通訊員徐新定朱律师,我这劝架的功夫怎么样?说这话的,是梁子镇磨刀矶村四组村民余启生,因为他做甚么都很在行,因此大家都习惯叫他余师傅

金沙河通訊員徐新定

朱律师,我这劝架的功夫怎么样?说这话的,是梁子镇磨刀矶村四组村民余启生,因为他做甚么都很在行,因此大家都习惯叫他余师傅,与他一道处理矛盾纠纷的驻村律师是湖北思普润律师事务所的朱超群。

余启生,一个普通村民,怎么和一个大律师在一起?他们又在处理一件甚么矛盾纠纷呢?前日,在磨刀矶村委会联系上了余启生。我刚从梁子湖边上来。在华农杨瑞斌教授的指点下,我带几个村民在栽种特种水草,这是一个净化梁子湖水质的项目。1见面,余师傅就打开了话匣子。难怪他从头到脚都湿漉漉的,身上一股青草味儿直冲人鼻头。

余师傅快言快语。

我1953年出生,今年62岁了,本是沙湾村余家铺湾的人,生下来几个月,生母得病去世了,15岁那年,生父又得病离开了我,我成了一个孤儿,是磨刀矶的乡亲们把我养大的。各人的规矩各人习,各人的门面各人立。长大成人,我落下了爱说公道话的习惯。隔壁左右,谁家有个鸡毛蒜皮、磕磕碰碰扯不清的事儿都爱找我,我碰上了也爱说几句。今年开年就遇到了烦心的事。五组的建国与6组的龙海打架,幸亏我与村里的刘书记发现得及时,不然要出人命啊。也不为蛮大的事,六组龙海栽树,隔着一条路栽到五组建国的大门前,建国不同意。一个要栽,一个不让,就为这事,打啊,骂啊,闹到后来,建国拿着农药到龙海家去喝,差点死了人。我赶到龙海家,首先是指着建国鼻尖批评他,因为他是我的亲外甥,我不能让旁人说我偏心。然后,我再指出龙海的不是,直到把他们两个人都训得低了头、认了错为止。

及时赶来调解纠纷的驻村律师朱超群看见建国和龙海都作了妥协,也松了口气,朝我点了点头。第二天,朱律师在控制闸碰到我,跟我开玩笑说,余师傅,别人都说你做事在行,没想到你劝架也在行,我这做律师的看来要失业了。

宁谧静美加拿大天然森林洗肺游
埃塞俄比亚迷人的亚的斯亚贝巴别样生活
图揭2012有价值的八大旅行目的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