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古代加诸在女性肉体上的三大硬伤

2018-10-12 19:04:59
古代加诸在女性肉体上的三大硬伤

  千百年来,中国女性受“温、良、恭、俭、让”等传统观念的浸淫,人前总是一副谦卑、温顺、典雅、秀美的姿态。民国学者辜鸿铭认为,看一种文明,首先要看这种文明养育了怎样的男人和女人。中国女性的古典美,恰恰是东方文明“博大、朴素、深沉”的特性使然。锁在深闺人未识。古代中国女性&ldquo星河山海半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环境,自然给她们平添了几分神秘感。世代繁衍的红粉佳人,是否只能充当玲珑的花瓶和美丽的玩物?

  显然,女性绝不甘当生活的旁观者,虽说男权社会从不主张女子登堂入室,但是,流淌着青春热血的女性,仍在低垂的帷帘背后,过自己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生活。

  古代中国把“性”妖魔化。朱唇皓齿的女性自然是张不开嘴了,即便地位显赫的男人,也惯于三妻四妾、寻花问柳,女性在他们的人生中往往是“房中术”的道具、“采补术”的药渣。

  殊不知,中国女性,同样不掩盖自己的七情六欲,她们在狭小的生存空间,悄悄地扯起了“爱”的旗帜,尽管仍旧躲躲闪闪,甚至有几分变态和猥亵,毕竟,追求自由和幸福的举止,充满了现代意味。

  确实爱得有几分变态,一句话,全是世道给逼的。无法通过正常渠道,淋漓尽致地表达情爱,也只好在机会临头时,毁灭性地补偿。正像南唐后主李煜在《菩萨蛮》中描写的那位偷情的小姑娘:“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话里话外,弥散着一种露骨的“黄色格调”,但细细品味,此类情境仍属于“健康的裸露”。如果抛开《金瓶梅》、《肉蒲团》、《灯草和尚》这些古代禁书“夸张的纵欲”,那么,中国女性的情爱,太艰难了。唯其艰难,才呈现出几分深刻、一点变态。

  残害肉体的做法,除去中国女子的“裹小脚”、“扎耳眼”之外,还有印度女子的“穿鼻环”、“挂唇环”,以及非洲上亿女性的“割阴术”。文化风俗使然,谁也无可奈何。此外,中国女性的肉体上,还有三种典型的“硬伤”。

  为了爱,中国女性甘愿牺牲冰清玉洁的完美肉体,她们蛾眉微蹙、杏眼低垂,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一种近乎宗教仪式的肌肤之痛。

  一,烧情疤

  僧侣在头上烧疤,俗称“戒疤”,代表修行;情人在身上烧疤,叫做“情疤”,表示归属。当然,&ldq龙湖棠城uo;情疤”往往在女性身上烧,一般在乳房、大腿或阴部等极其隐秘的地方,除非有肌肤之亲,外人死也察觉不到。通常,女性主动提“烧情疤”的要求金海悦庭,表示“我是你的人了,一辈子跟你死心塌地”;也有男人威逼的,证明“你是我的人了,今生今世对我忠心耿耿”。

  可惜,人类非常善变,少男少女把好好的身子弄得乱七八糟,就能得到幸福了?《红楼梦》里那首《好了歌》早就把世道人心唱绝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