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逍遥军医 第1414章 才怪

2020/01/16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逍遥军医 第1414章 才怪鼓起最后的余勇,纠集起一帮精锐去偷袭,结果遭到迎头痛击伤亡惨重的is军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信念,纵然还有数百

逍遥军医 第1414章 才怪

鼓起最后的余勇,纠集起一帮精锐去偷袭,结果遭到迎头痛击伤亡惨重的is军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信念,纵然还有数百号人手散布在周围,这个时候都选择不顾一切的逃离,之前为了偷袭效果停得远远的车辆开始靠近,远远的用高射机枪对城镇发泄的进行一番射击,却还是放弃自己并不擅长的夜战,全部撤退了。

白天最喜欢用的皮卡车骚扰战术都没心情或者说没胆量再去虎穴里走一遭。

留下遍地的尸体跑了!

可库尔德人这边也是惨胜!

上百名青壮力被枪杀在装甲车附近,简短的欢呼庆祝胜利打退敌人以后,哀伤就回到库尔德人脸上,连片的哭泣声开始到处响起,一些妇女开始提着枪回到战场上找寻丈夫的尸体!

可装甲车附近都烧成一地,到处都飘散着肉烧糊了的诡异香味!

巴克依旧坐在山坡上,就好像一两个小时前他还在这里烤小羊呢,摸出兜里的香烟到处找打火机,旁边一只手过来帮他点燃,巴克感受着自己满身的汽油味儿转头,巴松等人已经散开下山来,后面几名承包商还在帮一些老人走下陡峭山路,这个时候是需要抓住机会弥补形象了。

巴克笑着递上香烟包装,巴松闻了闻上面同样的汽油味:“以前就炸过坦克?”他在这里用了个fried的爆炸动词,而不是攻击坦克,在北约战斗教程里,攻击坦克有很多方式,炸坦克是最危险最不要命的。

巴克点点头:“在格鲁吉亚的战场上做过好几次。”

巴松也点燃烟坐下来,周围的火光已经小了很多,但还是让他能侧面观察这个之前一点不起眼的军医。

可以说从在呜格兰东部的航班坠毁现场开始,除了那心不在焉对呜格兰官员的一枪,他们实际上也没有见过巴克的战斗力,对他的战地急救能力倒是相当信任,今天晚上才彻底看清了这个军医在战场上的面目。

和北约这些百战精兵的前特种部队成员相比这种战斗力不是体现在强悍这种观感上,而是五名承包商下山的时候,都记得最后他们看见巴克带着几名库尔德武装还走到敌人伤亡人员面前,挨个翻看清理枪杀俘虏的身影!

前苏联国家的军队特别是经历过血战的一些老兵的确有这种极为冷酷的手法,只要是敌人,完战以后挨个处死,抵近射杀的场面很让人侧目,北约的军事人员却很少有这样的行为,巴克却做得异常平静,明显不是第一回这么干。

战场上极度心狠手辣,说的就是这种人,再结合之前认为他贪财到没有底线的嗜好,这样的家伙……印象中都是非常计较,睚眦必报的小心眼,除非干掉他,作为自己人恐怕比当敌人好得多,可体现在巴克身上,他似乎又没那么小肚鸡肠,巴松有些想了解这个之前没怎么在意的军医了:“为什么把俘虏都要杀完?”

巴克轻描淡写:“留着有什么用?没多余的粮食,没多余的药品,难道你还打算开个宗教学校来感化他们的极端思想?”提高点音量对下面尸体中的几个人开口:“动作快点!弄完了把尸体都扔到火里烧了!”那个姑娘手里提着个用过的绷带包,明显就是巴克给他们拿去装东西的,刚才还跟着巴克杀戮的几人现在正在挨个搜索尸体上的物品!

巴松作为北约老兵都有些人受不了他这种态度:“你……就没有一点禁忌,人性什么的?”

巴克弹掉烟头:“对敌人,就不需要半点人性,敌人清理得越干净,自己人伤亡就越小,你不用我来说吧?”

法国人还是比较讲究人文情怀的,就算在战场上,北约军方一些不成文的传统规矩都不会这样,巴松看着晃动火光下那些哭泣的库尔德女人和孜孜不倦清理尸体的年轻人,好一会儿开口:“我在伊拉克费卢杰打过一段时间,后来也轮战去了阿富汗,利比亚是退伍以后才去过的……刚才我们决定放弃这里,你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吧?”

巴克摇摇头:“很正常,我也准备跑了,但是他们运了些柴油回来,商量一下抓住机会搏一把,看能不能扭转战局,实在不行,我扔了医疗包要想跑的话,难度也不大。”

巴松习惯性的分析:“把握住战场上的主被动关系,让出中心点……”

巴克笑了:“我不懂这些书面语,距离太远,那么多武装分子散在各处,你们也觉得没法收拾,所以把人撤回来,让他们集中才更好打,能放一把火就更好了,我的思路就这么简单。”

巴松楞了楞,哑然失笑,停顿一会似乎在回味这场他们看起来多复杂,巴克却简单处理的战斗,笑着摇摇头:“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办?”

换巴克发愣了:“你不是说打完这一仗,我们就走人么?”

巴松指着另一边一瘸一拐被人扶着过来的中年部族长老:“你觉得这种局面下,我们还好走么?”还指了指巴克鼓鼓囊囊的背心口袋:“何况你还收了这么多报酬!”眼见着那姑娘又提着鼓鼓囊囊的那个手提袋也往回来了。

巴克冷酷:“那我不管,刚才只是情势所逼,现在打完了自然算完成任务,我拿这些也是我应得的。”

巴松解释:“这个部落是据守在前往这个省要道口上很重要的一族人,北约……”

巴克再次打断:“我不懂这些上面的策略,我只是来赚这一份钱!”

巴松有点诧异的看着巴克,被族人扶着的中年长老已经过来了,他腿上和腰间的伤口也是巴克包扎的,这会儿勉力支撑已经很艰难,巴克皱眉:“找人给你做个担架嘛。”

巴松起身迎上去,尽量和颜悦色一点:“上帝保佑,您还是成功的幸存了……”

中年长老冷冷的用手指:“我们是保佑,对不起,我现在想跟这位先生谈谈,这是我们几位长老的决定……”晃动的火光中,他的指尖方向另外几位长老都站在远处的土屋边。

伤成这样,还坚持过来亲身邀请,态度不可谓不诚恳,那四位老人家估计也是太老了。

热脸贴上冷屁股的巴松滞了一下,表情很精彩,刚才的战斗你要说他们没出力?还很重要呢,要不是他们在高点狙杀好些角度的战果都两说,起码巴克等人面对的好几柄rpg火箭筒都被他们干净利落的干掉,要知道对于巴克他们这样的轻武器伏击来说,最怕就是爆炸物。

可偏生整个战斗过程刚开始,这些库尔德人就看见他们五个跑了,然后只剩下巴克独力支撑协助他们夺取最后的胜利!

等到打完仗,库尔德人简直是死伤遍地,起码巴克也被火烧了满身都是汽油狼狈不堪,五个北约承包商却干干净净好整以暇的来分战果?

这时候还有好脸色,才怪!

南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安康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宁波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营口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