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语小说穿越聊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上篇:留仙来夜访    近我迷上了网络小说,没日没夜地看,废寝忘食地看,直看得天昏地暗、宇宙大变、心神惶惑。  眼皮子不听话,不知不觉粘在

上篇:留仙来夜访    近我迷上了网络小说,没日没夜地看,废寝忘食地看,直看得天昏地暗、宇宙大变、心神惶惑。  眼皮子不听话,不知不觉粘在了一起。我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睡得正香,忽觉有人推,睁眼一看,很是惊奇——这不是蒲留仙嘛!他笑迷迷地看着我。  我立马站起,递茶送烟。  留仙依然是老样子,就连那着装也不曾更换。  “你忒不与时俱进了嘛,还穿这身布袍子,还留那根猪尾巴。”坐定,我打趣道。留仙近两年经常来,我说话也比较随意。他也好像习惯了我这种说话的方式。  “哈哈哈,这是国粹,怎么说来着,叫做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呷了口茶。“不错,是西湖龙井。”  “你老走了几百年,留下一部聊斋,当时你穷得连裤衩子都没得穿。现在好了,活人印死人的书,赚老鼻子钱了。”  “哈哈哈,为子孙谋福利嘛。呔,你咋老是揭古人的疤,俺那是裸睡嘛。”  “秉承你的优良传统,现在裸文化盛行,什么裸婚啦,裸奔啦,裸聊啦,等等,大有裸裸每个细胞的趋势。”  “兄弟,那叫解放。不解放怎么开放,不开放怎么搞活,不搞活怎么发展,不发展怎么富强,不富强怎么,怎么来着呢?哈哈哈……”  “听君一席言,胜读十年书。我现在才琢磨清了这个理:不解放咋自由?不自由咋万岁?不万岁咋出名?不出名咋升天?哈哈哈……”  “升什么天?天堂尽是寂寞。这不俺今天来找你聊天,不就为了排遣排遣寂寞?”  “排遣寂寞应该去找林妹妹啊,或者凤姐也行,再不行去找芙蓉姐姐。”  “老弟啊,林妹妹俺是经常见,凤姐听说出国了,芙蓉正在减肥。凤姐太远,来去的机票报不了。芙蓉不便打扰,不然反弹了。”  “你看你,还这么怜香惜玉。那为何不去找姜子牙学钓鱼?”  “嘿,再别提这茬了。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老姜人家早就不钓了,现在北京开了鱼庄,生意火爆得很。”  “说的也是,现在谁还跑到渭河上去垂钓?我们这里有个垂钓公园,一年四季连个鬼毛都不见,不要说人了。”  我和留仙一时陷入了沉默。  为了打破沉默,我没话找话,毕竟他来一趟也不容易。听他说光办请假手续得一个多月。“听说,你的老乡获诺奖了。你有什么看法。”  “哦,这个俺刚听茅盾说了。好事啊!”  “不过,网上有人骂他咧。”我把话题挑到了另一端。  “这个正常。当年俺和雪芹整小说的时候,还不是骂声一大片?文无定法,各人有各人的看法。刚才老茅还和俺说起这个事来着呢,你就拿小莫来说,如果第八届茅奖不给他,中国文坛可把人给丢大了。说到此事,老茅还后怕呢。真是万幸万幸,不然茅奖的牌子就要被瑞典那几个老头子给砸了。一个《蛙》保住了牌子,看来,有时鱼虫鸟兽比人灵性。”  “我觉得,只是觉得啊,有些人,当然是作家朋友们,这个奖应该由他来拿,老莫一拿,他心里就不舒服了。我写了一首小诗——自然,是在你老兄跟前献丑了。”  “不然,俺刚说了,文无定法。天地生万物,只要发音,就有他的道理。”  “那好,那好。要不给你念念?”  “好。”  ?“《蛙声》//是生命的表白,/还是季节的杂音?/荷塘月色,/惊了农民的梦。//高梁不是酒,/但可酿酒。/美女的性感,/长在男人的眼中。”  “前几句没啥意思,后两句有那么一点点意思。总之,现代诗,俺总觉得是寡妇装处女,看起来别别扭扭,听起来扭扭别别。”  “我也偶尔写点‘古诗’,但经常遭到格律派的批评,所以近也不写了。”  “俺看你还是别整了,还是在小说上发展吧。”  “这不,我正在演义你的聊斋嘛。”  “哦,俺昨天登陆看了一下。觉得——只是觉得,你可别介意——你的演义只是小斧子小锤子,没有什么新意,也不大气。俺觉得,你应该把俺的那一套丢开,好好地演义一下当下的百姓生活。俺那时人还是人,鬼还是鬼,两界并不开通。现如今不同了,不要说两界,三界都通了。你想想,这里面有多少故事啊!”  “你老说得极是,但,我学浅才疏,弄不成啊。”  “你不敢去弄,怎么能弄成?你这人啊,不是俺说你,色大胆小。”  “说的是,说的是。我就是放不开手脚。”  “慢慢来,这个需要悟性。”  “那你平时看什么?”  “看无字之书。”  “哦,天书啊。”  我们又陷入了沉默。  “你和老曹,还有老纪近联系吗?”我问了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偶尔吧。昨天俺给老曹发了个短信,问四大家族的后人现在过得怎么样。你猜他是怎么回的?”  “不知道。”  “他说,什么四大家族,他们都移居到澳大利亚去了。看到短信后,俺很是伤心。”  “这个也符合辩证法,当年他们从南面迁到北面来,这回又南归了,不过幅度是大了点。”  老蒲打了个哈欠,说:“时间不早了,俺也该回去了。”  我忙起身相送。出了柴门,我说:“谢谢你来寒舍聊天,你回去后,麻烦给老曹捎个话,说,上次他让我调查的事情,我给他调查清楚了,就是他过去的红楼现在一律改成青楼了。另外,他现在是那边的文化部长,看能不能给上峰说一下,把天地网打开,到时我们也方便QQ,也用不着你这样不远光年地来回跑了。”  老蒲一抱拳,说:“这个事正在协调,估计马上就要开通。到那时,俺可以通过天地网这个通道来看老弟了,那是一秒的事。”  我说:“到时别忘了给凤姐发伊妹儿。”  不料老蒲生气了,他抬起腿,一脚把我的柴门给踹飞了。我惊叫一声,一跃而起,定神一想,哦,原来是一场梦啊!      下篇:又是千禧年    公元1000年,千禧年。我失去了爱妻雪。  在千年轮回中,我和雪做了十回夫妻,在第十次轮回中,因为我的过失而失去了雪。  公元2000年,又是千禧年。我的记忆复苏。  复苏并不是好事,复苏让我痛不欲生。  母亲叫我去找真神。她说:“或许真神能帮你。”  我去了。天下着雪,世界一片苍白。很冷。  真神说:“你被千年狐妖所迷惑,犯下了无法弥补的过失。人间什么珍贵?”  我说:“爱情。”  真神说:“对。你在千年前失去了雪的爱,她给了你一千年的机会,可是你做了什么?!”  我说:“我混蛋,对不起雪,请真神指点迷津。”  真神说:“这个不难,关键看你有没有恒心和毅力。”  我说:“只要能得到雪的爱,我死一千回,也心甘情愿!”  真神说:“那好,我送一支笔,你将你这千年来的经历写出来,然后亲手送给雪,她或许会原谅你。”  我拜谢了真神,接过金笔,回了家。  回到漆黑冰冷的家,我打开灯,铺开纸。然而,我不知从何写起。  千年等一回,我的心在哪里呢?  心乱无绪,随手拿起一本书,一看是《聊斋志异》,感到很熟悉。  打开,仔细一看,这不就是我的所经所历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用金笔去勾点荒唐处,不料刚一触及,那书却不见了,再看看我的四周,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很是纳闷。  抬头一看,只见一女子在楼上向我招手。  我定睛一看,天哪,女子长得竟是如此娇艳。我不禁心荡神曳,双腿不由自主地向那楼上移去……  楼上的女子,见我上来,便将我让进里屋。  这屋十分华贵,有清香扑入鼻中,让人神醉。  女子亲手沏上茶,在对面坐下。  我无话找话:“姑娘,你的芳名?”  姑娘莞尔一笑:“贱名阿莲。”  “这是何处?”  “桃花岛。”  “莫非是,黄药师的桃花岛?”  “正是。”  “你是如何到得这岛的?”  不料,姑娘的眼睛一红,竟落下泪来,长叹一声:“说来话长,这与孔圣人的后人有关。”  “哦,”我吃惊不小。“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姑娘用手帕擦了擦泪:“我是孔子第五十代孙孔雪笠的小姨子娇娜的表妹。”  我一听,很感兴趣,便支着耳朵,听完了这个千古传奇——故事跟《聊斋志异?娇娜》一模一样,这里就不再抄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蒲松龄的原著。    听完阿莲的故事,我很为她遗憾,说:“只因为你表哥乱点鸳鸯,结果成了这样。”  阿莲说:“我表姐娇娜说,她眼看到孔雪笠时,就深深地爱上了他。他是那么的儒雅、清秀,是她的真命天子!当时她给他治完病回来后,就托她表哥皇甫去牵线,他却说已经把松娘介绍给雪笠了。后来她才知道,那时他还没介绍松娘呢,只是嫌她年龄小,可能跟雪笠不太合适。这个理由实在浑蛋,她已修炼了千年,年龄还小吗?从雪笠的眼神里,她也看出了他是十分有意于她的。怪就怪这个死皇甫,他竟把她给骗了,竟然错失了一段好姻缘!”  我呷了一口茶,问:“后来他们过得怎么样?”  阿莲说:“不怎么样,时间一长,松娘怀疑娇娜与雪笠有染,有一次和娇娜干了一架,娇娜一气之下,就和我一起来到了桃花岛。”  “哦,原来是这样。现在你雪笠在哪?”我问道。  “到太原去了。”  “太原怎么走。”  “你想去?”  “想去,想找孔雪笠聊聊天。”  “他现在忙孔子学校的事情,估计没时间,再说,你去了他不一定见你。”  “我是孔学专家,估计对他会有帮忙。”  “好吧,既然这样,你把眼睛闭上,我送你一程。”  我闭上眼睛,只觉得耳边风响。  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工夫,阿莲让我睁开眼睛。我睁开一看,嚯,山西太到了。再回过头来找阿莲,踪迹皆无。  我刚要转身回去,冷不丁抬头一看,有只大雁俯冲而下,似要啄我双眼。我赶紧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那雁一声长鸣,又冲上了蓝天。我站起来,发现地上有一封信,忙捡起来。信封是天蓝色的,上贴一枚很创意的宇宙邮票,信封上写三字:三笑启。我赶紧打开。啊,是娇娜的来信——  三笑先生:  打扰了。只因留仙的缘故,给你讲讲我后来的故事。  昨天我和雪笠一起去拜访留仙,他正在和雪芹商讨编篡《中国千年小说大系》的事。因为此事关乎中国文学的国际影响力,我们不便打扰,所以只是和留仙打了个招呼,闲聊了几句,就匆匆告辞了。  听留仙说,你正在演义他的聊斋,好像是已经写了我的故事。我回到桃花岛上,急忙打开天地网——说到天地网,我们得感激雪芹,这是他极力促成和主抓的一项天地大工程。现在他主抓的小说大系工程,将来肯定会再次惠及我们中华民族的——果然有娇娜这一篇。其实,当时留仙在做这篇时,我就很不满意。因为当眼看到雪笠时,我就深深地爱上了他。这件事阿莲已经给你讲过了,我就不再罗索,就说说近几十年的事吧。我和阿莲到桃花岛后不久,雪笠也跟随而来。桃花岛主黄老怪很欢迎我们,给我们修建了一个院落。现在我们在桃花岛上办了一所孔子学校,由雪笠担任校长。我们的学校虽然规模不大,但条件非常好,学生全部免费食宿。另外,我们定期组织学生到世界各地的孔子学校去参观见学,一切费用全部由学校担负。当年孔夫子杏坛讲学,还要收学生的瘦干肉,结果落下了骂名。所以雪笠说,一定要吸取老祖宗的教训,在教育上千万不能说谈“钱”。  说到儒学,自然要提到南先生。不幸得很,上个月去世了。说去世,只是对你们来说的,其实是他来我们学校了。现在他担任我们孔子学校的教导主任。南先生精通儒释道,做学问不拘一格,敢于怀疑和创新。雪笠非常赞赏南先生的研究方法:不把学问搞成宗教,要让学术融入百姓。南先生的朋友遍及天下,上有高官显贵,下有黎民百姓,僧道丐商无所不交,天地魔仙促膝长谈。圣哉至矣!自南先生来后,我们的学术研究之风日盛。我想,儒学将来一定会大兴于天下。  好了,因为马上要召开“孔子和南子”学术研讨会,我就不跟你多谈了。有空给你“伊妹儿”吧。  另外,顺便告你一件事,阿莲就是你要找的雪啊。她每个轮回要么取名雪,要么取名莲。你是知道的,她雪莲。  千年狐妹娇娜谨启  庚辰年己卯月己丑日    读完娇娜的信,我跌坐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总和雪失之交臂呢?难道我又错了?  仰观蓝天,大雁已飞得无影无踪。 共 444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专业
标签

上一页:转瞬之间

下一页:忘2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