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终末之龙第六百九十一章演出时间上

2020/01/29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终末之龙 第六百九十一章 演出时间(上)“他说他是被骗的。”尼亚说。“‘被骗’?”菲利觉得难以置信,“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

终末之龙 第六百九十一章 演出时间(上)

“他说他是被骗的。”

尼亚说。

“‘被骗’?”菲利觉得难以置信,“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睁着眼睛说出这种话来?――他到底说了什么?”

“哦,不不不。”尼亚一本正经地连连摇头,“我一定得让你们亲耳听他再说一遍。这么精彩绝伦的表演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他诡笑着压低了声音,对埃德指了指身后紧闭的房门:“一个被骗又被威胁,既无辜又可怜,涕泪横流满怀愧疚地只想对你有所补偿的亚伦?曼西尼――就在里面。你准备好了吗?”

埃德僵在门前,硬生生地打了个哆嗦。

菲利闷闷地笑了一声,一脚踹开门,把埃德拖了进去。

扑面而来的是一道闪电般的白影,无声无息,迅捷如风,准确地闪过了菲利,直扑到埃德身上。

埃德后退了两步才能稳住身体,不由自主地再一次僵在那里,骇然瞪着眼前巨大的猫头――那的确是小白,比他记忆中大了很多很多的小白,淡蓝色眼睛又大又亮,像是藏着整个星空,直立起来几乎跟他差不多高,暖乎乎的脚掌就按在他的胸口,毛绒绒的头还拱在他脖子里嗅来嗅去……

埃德还没弄清楚自己砰砰直跳的心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兴奋,白豹已经对他失去了兴趣,身体一扭落回地面,走开几步便就地一躺,开始旁若无人地舔起自己的脚掌。

“恭喜。”尼亚忍着笑拍拍他的手臂,“你通过了它的鉴别――任何化妆和变形都骗不过它,我可试过好多次了。”

埃德傻呵呵地咧开嘴,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种强烈的,发自内心的喜悦和骄傲。

这让他能够抵挡亚伦?曼西尼让人头皮发麻的攻击――“无辜又可怜”的伯爵大人已经从他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紧握在胸前,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泪水,下巴微微颤抖,完美地将悔恨与惊喜融合在脸上的每一块肌肉和每一根线条里。

“大人!”他深情地呼唤,如果不是菲利冷冰冰硬梆梆地像根长矛一样戳在前面的话,他大概已经扑上来抱住埃德嚎啕大哭了。

“您没事!――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没事的!”他转而把伸出的双手满怀感激地高高举起,“感谢诸神!”

“托您的福。”菲利冷笑。

“……诸神在上!”曼西尼又一次指天咒地,“我发誓,如果我知道他们会对辛格尔大人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所以你想告诉我,你压根儿不知道他们在那个密室里干什么吗?”菲利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你不会想说你连自己家的地底下藏了个半个石榴厅那么大的密室都不知道吧?”

“呃……这个我倒是知道的。”曼西尼搓着手赔笑,“那地方是在我打算挖个更大的地下室收藏我那些……小玩意儿的时候发现的。偶尔我会在那里举办一些……呃,小小的聚会,您知道,纯粹是为了找些乐子的那种……”

“……我没兴趣知道这些。”菲利的脸黑了一下。

“总之,”曼西尼识趣地赶紧收回话题,“几个月前我把那地方借给了公爵大人……借给了泰利纳?博弗德。他说想要把那里好好地布置一番,举行一场令人惊叹的、神秘又豪华的盛宴……”

“而你就一点也没有怀疑?”菲利一脸阴沉地掰了掰手腕,像是已经听够了这些废话,迫不及待地想要一拳揍过去,“我知道您不傻,大人……但你也最好别把我当傻瓜。”

“我怎么敢!”曼西尼叫了起来,“您得明白,大人,我其实也没什么选择――我还欠他一大笔钱呢。我那小小的爱好……您知道,那还是挺费钱的……”

菲利紧闭双唇,用森森的目光逼着曼西尼再一次迅速回到正题。

“是的,是的,我当然有所怀疑……”他说,“但我原本以为公爵大人对国王和太后陛下有什么不满,想要有所行动……而我,我当然是忠于陛下的!我甚至想办法提醒过太后,但她好像没怎么听明白――不过说到底,我也没有任何证据。我一直想着,如果我发现公爵大人有什么可疑的行动,就可以立刻警告王后――太后陛下,但泰利纳一直十分谨慎地保护着他的秘密……”

他停下来,擦了擦汗。而这通常看起来像是心虚的动作,也能被他做得一脸诚恳,让埃德几乎忍不住要为他鼓掌喝彩。

“……够了。”菲利按按额头,一脸头痛的表情:“所以,如此忠诚而勇敢,对什么都一无所知的你,又有什么正大光明的理由,要迷晕了埃德关进笼子里?这是‘公爵大人的秘密盛宴’上什么见鬼的节目,而你以为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而已吗?”

“我也希望自己能这么说。”曼西尼缩起身体,换上了一副难以形容的悲伤与愧疚,“但是,不,大人,我必须承认自己因为恐惧和怯懦而犯下的罪,并希望在接受惩罚之前,至少能得到一个赎罪的机会……但他挟持了我的儿子,大人!”

埃德猛烈地咳嗦起来――他因为过于惊讶而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你还有个儿子?”连菲利的声音也在意外中不由自主地中变了调,“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亚伦?曼西尼结过一次婚。他娶了一个失去父母的孤女,那不幸的女孩儿没过几年就莫名地病逝,并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倒是给曼西尼留下了一笔丰厚的遗产。一直有人怀疑是曼西尼害死了自己的妻子……但是,当然,没人能找得到任何证据。

“一个……私生子。”曼西尼似乎颇为尴尬地低下头,“我不能娶他的母亲,她只是一个……呃……但是,那毕竟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一直暗中照顾着他,希望有一天,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与他相认……”

一直趴在一边猛舔脚掌的白豹突然打了个喷嚏。在埃德听来,那实在像极了一声闷笑。

.(未完待续。)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好吗
张家口市第四医院怎么样
防城港癫痫病治疗费用
岳阳妇科医院有哪些
武汉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