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7岁盲女唱出天籁之音:我看不见世界,但希望世界看见我!

2019/01/11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7岁盲女唱出天籁之音:我看不见世界,但希望世界看见我!视力障碍、行动障碍、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症、发育迟缓……当这样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时

7岁盲女唱出天籁之音:我看不见世界,但希望世界看见我! 视力障碍、行动障碍、自闭症、脑瘫、唐氏综合症、发育迟缓……当这样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时,你想到的是怎样的场景?——医院、康复中心?忙碌穿梭其间的医生护士、自卑敏感焦躁不安的患者、疲惫不堪频频垂泪的父母…… 作为团长,罗倩成立“人称”艺术团的初衷,正是为了改变这一灰暗的画面。 “人称”残疾人艺术团创建人、团长罗倩 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的罗倩原本供职于广州市少年宫,十年前曾赴中央音乐学院系统学习音乐疗法,也因此对特殊群体格外关注。 一次,罗倩被安排指导少年宫的残疾人合唱团,而这个合唱团给她初的印象是“乌烟瘴气”。 “孩子们根本不懂什么是合唱,全都在大声高唱,甚至是吼,而之前的指导老师则认为没关系,只要孩子们玩得开心就行,不用懂。”这个时候罗倩才知道,原来人们对于这些特殊孩子存有偏见。 “他们真的不行?我不信!” 倔强的罗倩接手后,首先了解每个成员的长处,按照对普通孩子的教学去要求,一个月后,由这群特殊儿童表演的舞台剧《乌鸦与狐狸》很好地在舞台上呈现。罗倩用事实证明,他们跟普通孩子一样可以做好。 罗倩耐心纠正孩子们的发音。 自此,“用艺术的方式服务这些孩子”成为罗倩的梦想,她前往浙江省残疾人艺术团探寻经验,求助于残疾人艺术中心、残联……2015年1月,罗倩毅然辞职,带着13名特殊成员,注册组建了“人称”残疾人艺术团,“我希望这些有着艺术天分的孩子,今后的出路不只是盲人按摩、收银员,而有着更多的选择更美好的未来。” 成立之初,罗倩一边培训,一边为“人称”四处寻找演出机会。 随着演出机会的增多,这群特殊的孩子得到了极大的锻炼,成员也从13人增致98人。团里的指导老师们均毕业于艺术院校,对每一位团员因材施教,有的学唱歌、有的学打鼓、有的学吹奏。 2018年10月,在广州市举办“2018广州星海(国际)合唱音乐季”比赛中,“人称”艺术团以一曲《母亲的微信》获得残疾人组别金奖。 成长 盲童也能玩出高品质的音乐 提到视力障碍,人们下意识就会想到盲人按摩。 然而有人说,不管是特殊孩子还是普通孩子,只要够努力,都能玩出高品质的音乐…… 作为主唱,7岁的露露进入艺术团尚未满一年。 从自卑害羞到快乐歌唱,露露仅用了半年时间。 露露刚出生时,大大的眼睛非常漂亮,完全看不出有问题,直到两个多月后,家人才发现露露的眼睛不会随着光亮转动。四处医治无果后,她的父母只得无奈接受了这个现实。 一天天长大的露露,性格逐渐自卑又易怒,露露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无计可施。机缘巧合下,露露妈得知“人称”艺术团的存在,想到女儿私下里很喜欢唱歌,于是毅然带着露露从广西一个偏远的小县城来到广州,加入到这个大家庭。 露露的音质很特别,纯真的声音有一种直穿人心的力量,进入艺术团不到半年,就被选为主唱。露露次作为主唱登上舞台时,露露妈在台下喜极而泣,她从未想过女儿能如此,心态也从一直为女儿揪心转而为女儿骄傲。 “我从来不奢望露露有一天走红、成为歌星,我只希望她能快乐自信地成长,等她长大了,能够在老家的盲校当一名音乐老师,这就足够了。”露露妈说,看到女儿如今变得爱笑爱闹,所有背井离乡的艰辛都值了。 演出前的露露,面对陌生人也能应对自如。 “人称”艺术团的艺术总监,是业内有名的合唱指挥李振华,三年多来,他一直免费为这群特殊的孩子指导、排练。在他看来,特殊人群也需要如普通人一样接受音乐教育。 “人称”艺术总监李振华指导孩子们演唱。 作为一直站在舞台上的指挥,他认为,孩子们一起感受艺术合唱的快乐,是他能一直坚持的动力。特殊群体的合唱训练,肯定会艰难得多,比如盲童,因为他们看不见,就需要花时间一个一个音符去教,但是,盲童们也有自己的优势,就是记忆力普遍很好,教几遍就能把谱子唱得非常好。 作为合唱团队的灵魂人物,李振华在排练的时候从来不会对这群特殊孩子特殊对待,而是按照普通人的教学严格要求,让他们既体会到学习的艰辛也体会到进步的乐趣,“不管是特殊孩子还是普通孩子,只要付出努力,都能玩出高品质的音乐,所以一定要严格。” 李振华对“人称”的孩子们给予了很高的期望,他表示,只要坚持,“人称”完全可以走上国内的舞台;他也希望,能有机会让更多的爱心人士关爱、支持这个特殊群体。 未来 给他一片土壤,就能开出不一样的花 等有钱了,就开一间学校,让这些批培养起来的特殊孩子,从舞台走上讲台,让更多的特殊孩子有机会接受艺术熏陶。 三年时间,从初的13人到如今98人,从初四处寻找演出机会到如今前往各大城市巡演,“人称”逐渐成为备受当地多个慈善组织推崇的艺术团体。关注多了,也得到了一定的社会援助,这时,罗倩又开始动了心思。 “当我们得到更多的社会援助,当我们有钱了,我要开一间‘人称特殊艺术学校’,让这些批培养起来的特殊孩子,有一个讲台,去教他们的学弟学妹,因为他们会更懂得特殊孩子学习的障碍、困难在哪里,会有的放矢教得更好。”对于未来,罗倩充满着美好的憧憬。 孩子们私下里都把罗倩当成知心姐姐。 “我们这个团,是整个社会的团,这些特殊孩子的进步,何尝不是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进步。”罗倩认为,无论是普通人士还是特殊人群,都是环境的产物,只要给他一片土壤,都能开出不一样的花来。 ,让我们静心聆听一曲 露露未经任何修饰的歌唱 一曲唱罢,露露有些羞涩地笑了 这一笑 仿佛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希望如露露所唱 “同一天空底下相关怀 这就是的未来” 虽然你看不见世界 但相信世界一定可以 听见、看见你! 作者:李凌腿部拉韧带方法
宝宝睡觉咳嗽怎么回事
儿童反复发烧是怎么回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