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锐风电上市与体制外的尉文渊和阚治东

2019/04/08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华锐风电上市与体制外的尉文渊和阚治东按照90元的每股发行价,尉文渊和阚治东的市值分别将达80亿元和超过10亿元,5年增值500倍《瞭

华锐风电上市与体制外的尉文渊和阚治东

按照90元的每股发行价,尉文渊和阚治东的市值分别将达80亿元和超过10亿元,5年增值500倍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朱国栋报道

2010年12月10日,中国证券业教父级人物尉文渊和阚治东持股的大风电机组制造商华锐风电(601558,股吧)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锐风电”)上会,并顺利过会。依照90元的每股发行价,尉文渊和阚治东的市值分别将达80亿元和超过10亿元,5年增值500倍。

华锐风电的上市,创造了中国资本市场的一系列在上交所发行价的股票;按发行价创造亿万富翁多的A股上市公司之一,回报的股权投资案例

尽管华锐风电顺利过会,但围绕华锐风电的争议实际上从未停止过。在过会前,就有评论人士指出,华锐风电股权过于分散,没有实际控制人;过会后,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风电行业实际上已产能多余,华锐风电90元的发行价和48倍的市盈率过高。

灾患丛生的是,就在华锐风电上市前夕的2011年1月5日,华锐风电中标的河北张家口风电场项目发生安全事故,3名调试工人触电死亡。

“这20年里,尉文渊和阚治东波折不断,没想到他们参股的华锐风电上市也会遇到这么多小波折,”北京一名投资界人士对此欷歔不已。这位投资人曾是阚治东治下申银证券的普通员工,离开申银后,由于投资项目的关系,和尉文渊也有过一些交集。

资本市场的“尉文渊心情”或许纯属偶合,华锐风电过会当月,正是中国股市诞生20周年。20年前的1990年12月,新中国股市诞生的标志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年仅30多岁的尉文渊任上海证券交易所任所长。同样是30多岁的阚治东,已担负当时中国的证券公司申银证券的总经理。接下去的5年里,他们和万国证券总经理管金生一起,在上海证券市场导演了一幕幕大戏,被称为上海证券市场三猛人。

20年前的尉文渊和阚治东,一个是证券交易所所长,一个是国有证券公司老总,风华正茂、风头正劲,作为体制内的金融干部,仿佛仕途不可限量。

20世纪90年代早期的尉文渊和阚治东,如日中天。曾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当过红马甲的一名投资家(如今已是浙江某知名产业投资基金总裁)讲过这样一个笑话:20世纪90年代早期,因为当时信息技术还不发达,红马甲还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很多大户是拜托红马甲操作的。红马甲们交易时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看尉文渊的心情,心情好的话就买进,如果他神情严肃,就赶忙卖出。有一次,尉文渊紧绷着脸通知大家,下午收盘后开一个会。红马甲们一看尉文渊神情不对,马上纷纭卖出股票,那一天大盘跌了很多。等到收盘开会时,才知道尉文渊要向大家转达的内容:以后中午在交易所吃盒饭的人,要把饭盒和剩下的饭菜扔掉,如果不扔掉,就可能把老鼠引到交易所里,咬断电脑电缆,破坏上证所的正常交易秩序。

但好景不长,尉文渊因受1995年初的327国债事件牵连而离职;阚治东1997年因申银万国证券涉嫌违规操纵股市而被《人民》点名批评,被免职。

阚治东的“股市人生”一名媒体人士谈及走出体制后的阚治东,用“印象特别深刻”来形容。1是他的思路清晰,判断准确。无论是对资本市场,还是对某些新兴产业的判断,他都可以用十分平实的语言和理由,作出自己的判断,若干时间后再去验证,他的很多预测与判断都很准。

2是做事干净利落、履行力强。某次采访时,他还在谈打算成立XX创投公司,大半年后再去造访他,这家公司早已成立,乃至连募集的资金也投得差不多了。

3是不设防。这位媒体人士说,记得有一次他谈到行将成立的创投子公司时,他把一堆拟投资项目的资料和与合伙人的协议摆在我面前,熟习创投行业的人都知道,这些资料是创投机构的核心机密,一般不会公示于人。但他却说,我和XXX是20多年的老朋友,你是他介绍过来的,我信得过。

4是仗义。在谈及过去20年里受的一些委屈为何不申述而选择承当时,他的回答总是不想让同事受牵连,不想影响老领导的仕途等等。

有一句话,阚治东在不同场合说过三次,“在黑龙江下过乡的知青都知道,大难临头,眼前,谁要敢回避,当了逃兵,他肯定是要被看不起的。”

阚治东有记录人生重大事件的传统。一名媒体人士说,次采访阚治东时,他就毫无保留地把他对过去几十年里的经历整理成资料发给了他,这近10万字的资料,实际上就是他的个人回忆录。后来,以这个个人回忆录为雏形,中信出版社出版了阚治东的个人传记《荣辱2十年:我的股市人生》。

离开申银万国后,阚治东当过几家金融机构的高级顾问。1999年,他又受深圳市政府之邀,筹备成立深圳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当时的创业投资,在中国还是新事物,但阚治东凭着一股闯劲,几年之0多家上市。但很少有人知道,这30多家上市的企业中,大多数是阚治东在任时投资的。

2002年,受深圳市政府指派,阚治东担任南方证券总裁,2003年12月,四次请辞的阚治东终究获准。2005年,已离开南方证券的阚治东差点经历牢狱之灾。这其中的前后经过,早已见诸媒体。

民营创投“东方系”但尉文渊离开上证所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却很少见诸媒体。在这段时间里,他干过贸易、广告,办过证券站,很多行业与股市绝不相干,但尉很快就掌握了这些行业的诀窍,照样做得风生水起,并获利不菲。

2005年前后,中国资本市场对风电这个概念还很陌生,当时的产量还不到现在的十分之一,但尉文渊和阚治东就敏锐发现这个行业的大机会,拿出几乎所有积蓄,联合其他股东,发起成立了华锐风电。

投资华锐后,尉文渊很快就成了风电专家,除熟习经营外,他甚至摸索风电技术,华锐风电申请的若干项专利中,有数项是尉文渊的创意。连国内的风电技术专家都认为,尉对风电技术的掌握并不亚于他们。

如今,无论是尉文渊,还是阚治东,在创投等一级市场投资中,已如鱼得水。他们打造的东方系,已走在中国本土民营创投的前列。

显然,虽然也有很多曲折,从体制内走到体制外的尉文渊和阚治东,取得了在体制内根本没法比拟的财富。

但同尉文渊、阚治东相比,并列为上海证券业三大猛人之一的万国证券总裁管金生却由于327国债事件而身陷囹圄。

与很多代证券人不但颗粒无收,反而身陷囹圄相比,尉文渊、阚治东如今的成功已可谓奇迹了。在尉文渊、阚治东离开上证所、申银万国以来的10多年里,中国资本市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与深入的变革,市场环境也越来越规范化。

但有些使人遗憾的是,包括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在内的中国金融机构,虽然有些已位列世界500强,甚至成为世界上市值的金融机构,但和20年前百花齐放相比,如今的金融市场,早已成了各色国字头金融机构和各类外资机构的天下了。地方或以民资为主的金融机构,无论是银行、保险还是券商,都已越来越边缘。

假如尉文渊、阚治东们没有离开体制内,也没有经历那些风波,而是在任上不断创新,继续改革,如今的中国资本市场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情形。1996年就已实现利润10多亿的申银万国,已成长成什么样的企业?2008年时,他们会不会在纽约、香港或伦敦,和那些所谓的对冲基金大师们,因沽空次级债而来一场大战?

新华财经综合报导:

流行性感冒药物治疗有哪些
流行性感冒家庭预防措施
流行性感冒防控要点有哪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