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曝每年联赛裁判贿金达千万4万保公平获胜数

2019-01-31 03:05:44

曝每年联赛裁判贿金达千万4万保公平获胜数十万

尽管目前专案组已并案查处的具体数额不详,但众多人士指称,“每年各级联赛中涉及的裁判贿金可能已经上千万元”。

正是从彻查福特宝账本入手,才获得前足协高官谢亚龙等涉案的线索。而财务上与中国足协纠缠不清的福特宝究竟在联赛黑金运作中充当了怎样的角色? 北京崇文门东侧,一幢西式洋房门牌斑驳。这里是福特宝公司所在地。正是在这里,福特宝见证了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的沉浮。而深藏幕后的诸多神秘交易,正随着对足协前官员的查处而渐次清晰。

从多个消息源获悉,警方对案件的侦查,一度锁定在中国足协下属中国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以下称“福特宝公司”)。专案组调取的公司相关账目,成为一窥中国足球市场化权力格局的隙缝。

他们供出了谢亚龙

谢亚龙接受调查的9月初,即传出与福特宝公司账目有关,但不少人却意外地在北京看到邵文忠。

16年前,这位正处级官员,受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指派担任福特宝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邵一直任职至今。当年,公司定名“福特宝”,是对足球(Football)的汉语音译,在中国式的足球圈,邵的协调能力为人称道。

福特宝公司注册成立于1994年,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中国足协报国家体育运动委员会任命。

至2009年改制,福特宝公司一直为老式全民所有制国企,“与足协关系几乎分不开,独立决策是不可能的。尤其在财务上,公司与足协间有许多纠缠不清的地方。”上述在公司任职人士称。

8月初,邵被传在沈阳配合警方调查取证工作。福特宝之于整个中国足球弊案证据链,一直被视为关键一环。近几日,邵的证言被体育媒体认为是导致谢亚龙等人被立案调查的关键。

接近此案的人士称,自3月1日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中超公司前任总经理吕峰等被批捕后,陆俊、黄俊杰等四名裁判在几日后即传出被警方带走,此后中国足协官员确认了上述消息。

“这些人把谢亚龙牵扯了进去。”

在这之前,同南勇、杨一民一道接受调查的张建强,曾在1990年代中后期任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主任。而此番随谢亚龙被专案组控制者,则包括在1990年代初期裁判委员会掌控实权的秘书长蔚少辉,以及张建强的后任李冬生,李还长期担任主管裁判工作的足协技术部主任。

裁判贿金上千万

由此,问题裁判线索逐渐清晰。这背后的金钱系统,似与福特宝公司颇多关联。

根据李冬生2007年公开谈话,在中国足球联赛中,裁判在比赛地的接待工作,“还是由赛区来接待。”而“赛区”的主要构成方,多是中国足协在比赛地的会员足协,其与俱乐部往往利益一致。尽管业内一直呼吁由中超公司或第三方支付裁判接待费,但却一直难以成型。

由于存在这种招待的便利,俱乐部向裁判或他们在足协的支持者提供“好处”,已经成为职业联赛中惯例。“一般想要公平需要单场付出约4万元,如果希望获得好处,则数十万不等。”数位长期在足球联赛中工作的人士透露。这些信源身居传媒、组委会等不同职位,但对好处(招待)费的概括几乎一致。

据媒体报道,陆俊、黄俊杰等裁判被调查,是因其未将贿金全数转交足协,因而为警方查获。

但在这种看似正常的程序后,黑金已埋藏在足协各级掌权者的欲望中。“钱并不是裁判个人拿到,而多是通过正常的上缴程序,交纳给中国足协和裁判委员会。”上述接近此案人士透露,“谢亚龙虽并不能完全掌控裁判委员会,却很可能参与从中获利。”

余下的问题是,这些钱如何终再次输送回利益相关者?足协可以控制的福特宝公司,则被外界怀疑是运作巨款的实体。

尽管目前专案组已并案查处的具体数额不详,但众多人士指称,“每年各级联赛中涉及的裁判贿金可能已经上千万元”。

在今年2月吕峰前往沈阳后,坊间多次传出沈阳专案组前往中超公司调查账目,并由此发现一些商务开发中的合同问题。而作为中国足协掌控的另一商业运营主体,福特宝也迅速进入调查视线。

此前参与协查者中,吕峰及其在中超公司的前任总经理瞿郁明,都曾在福特宝核心经营部门任职领导,对福特宝内部情形较为熟悉。

官办“福特宝”成足协官员提款机

除裁判黑金外,近日体育媒体还曾释放福特宝承担的中国之队业务与谢亚龙、南勇等人支配小金库有关的消息。

福特宝的真实盈利情况,因其浓重的官办色彩,恰恰是足球职业化改革以来的隐秘所在。

1993年国家体委对公司成立的批文中提到,“为发展足球事业积累资金,使中国足球协会彻底走向实体化……成立福特宝公司。”但公司实体与协会的管理实体之间,似乎一直边界未明。

当年,中国足球协会甲A联赛甫一运营便球市火爆,众多企业倾巢而入,每年投入上千万元,追逐广告效应。福特宝以官办企业身份,在改革中获益。

1996年至2002年,福特宝公司年营业额从四五百万增长到一千余万,增长明显,其中主要增长源于对足球卡等产品的开发,以及为中国足协从IMG集团代收的8%授权费。

中超联赛开始后,在游戏规则未明之际,足协钦定福特宝公司负责经营开发。获得中超经营权后,福特宝公司营业额剧增,工商资料显示,2003年至2005年,年营业额分别约为3420万、6120万、6453万。

此间,福特宝与俱乐部争利现象严重,引起俱乐部投资人不满。譬如,中超招商中,福特宝曾公布了19种“统一招商产品”,涉及服装、啤酒、汽车、家电、移动等19种商品。各家俱乐部则因此不得在冠名、胸前、背后服广告中洽谈这些商品的赞助商。

但令人不解的是,从注册成立至今,福特宝的净利润水平始终在十余万的量级。这家公司并没有大额对外投资,多时不过100多人的团队。

“福特宝的经营成本主要是一些广告媒介购买,以及日常运营费用,如果公司净利润那么低,很可能是将足协的收益以授权费方式纳入了成本。”一位福特宝公司前任管理人员称。 (本文来源:新华报业-扬子晚报)

管链式输送机
深圳桑拿
重庆环氧地坪工程
4路DVI光端机
河南真空感应炉
篮球场围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