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信息港

当前位置:

虚境求真 第四章 吃鸡还有人发伞包的?_1

2020/01/16 来源:咸宁信息港

导读

虚境求真 第四章 吃鸡还有人发伞包的?飞机中的一百人听到区域对抗模式各个都变了脸色,只有闫一川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的表情都

虚境求真 第四章 吃鸡还有人发伞包的?

飞机中的一百人听到区域对抗模式各个都变了脸色,只有闫一川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的表情都好像吃了翔一样难受。

闫一川赶忙抬起右手,观察着右手手表上显示的内容——契约者131579号本次将进入绝地求生世界,当前场景世界难度:E,契约者强化程度:0,痛觉削弱度:25%。本次任务世界采取阵营对抗模式:阵营对抗模式至少分为双方对抗,至多则有四方参加,本次对抗由东方虚境镇和西方虚无镇双方参与,每方参与200人,每击杀对方一人则积一分,有30%几率掉落宝箱,任务世界结束后积分落后的一方抹杀排名靠后的一半契约者。同阵营契约者相互击杀不计算积分,不计入杀戮值,不掉落宝箱。此次任务世界为一块大小为20kmx20km左右的岛屿,有四架飞机各自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飞入,每架飞机100人。本次任务世界主线任务:存活20天,完成后奖励1000积分。支线任务:帮助己方阵营获得胜利,奖励试任务完成情况发放。由于上次虚无镇在与虚境镇的对抗模式取得了胜利而获得了有利条件——虚无镇契约者每人额外获得50立方厘米的存储空间,虚境镇每人则只额外获得10立方厘米储存空间。现在每位契约者有10分钟整理装备,所携带的消耗品不得超过所分配的储存空间,枪械武器只可手持,或悬挂于任务世界所配备的高科技背包上,不的存放于储存空间内,进一步规则在契约者落地后发布,倒计时开始。

闫一川看到任务说明,赶快查找所分配的的储存空间,发现这个空间是这次任务所配的手表所附带的,而且可以和任务世界所配备的高科技背包所融合。闫一川除了一身衣服和准备的压缩饼干、净水药片就没有别的了,然而附送的储存空间也不足以放下全部的消耗品,大概只够放下23天的,不过也够了,任务世界只有20天。

“喂喂,朋友,念在我们之前打过交道,你这点消耗品给我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闫一川正要把这些消耗品给扔掉的时候在他耳边响起。闫一川转过头,发现正是之前和自己说话的年轻道士,兴许是两人之前进入的时间差不多,在飞机上两人也是坐在一起。“哦,是你啊,感谢你之前对我问题的解答,既然承了你的情,那我就算你便宜点,10天份的压缩饼干和净水药片优惠价,只要200积分,不二价。”闫一川咧嘴一笑,露出了白净的牙齿。然而这幅面容在年轻道士眼里却是分外可恶,“这一堆东西在商店里最多值100积分,你这转手就翻了一倍啊,贼奸商!”

“那你随意咯,我这就丢掉,你也知道虚境的规矩,任何契约者主动丢掉的东西会立刻消失掉,防止有人漏掉交易税的。你自己看着办。”闫一川说着就做势要扔掉,道士一看就急了,他可是一点消耗品都没带的,以为这次绝地求生和游戏里一样,半个小时就结束了,谁知道居然要生存20天,估计这次的规则要大改了。

年轻道士咬着牙和闫一川进行了交易,看着到手的180积分,闫一川摇了摇头,感慨着这交易税还真是高,消耗品都有10%,然后静下心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开始闭目养神。旁边的年轻道士本来还想和闫一川拉拉关系,从他那里在弄点消耗品,看到闫一川阖上了双目,也值得作罢。

十分钟转瞬即逝,倒计时完毕的那一刻,虚境的声音再次响起,“请各位契约者前往伞包发放员处领取自己的伞包。”听到这个提示音,闫一川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绝地求生这款游戏自己也玩过,这游戏伞包还有发放员的?带着疑惑,闫一川跟随着人流走向了伞包发放员,可是看到了伞包发放员的动作,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都开启了骂娘模式——这个杀千刀的伞包发放员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在疯狂的挥舞,间或在某一个伞包上插一下,甚至有的伞包被匕首插了两三下,最惨的一个伞包整整被插了13刀,看到那个破烂的样子,都让人怀疑,待会儿拿到这个伞包的倒霉蛋会不会直接摔死。然后这个伞包发放员打了个响指,所有的伞包的外表都恢复了原状,至于里面有没有复原,那只有天知道了。

“好了,我的名字是丑,史蒂芬-丑,这次任务世界的伞包发放员,现在来领去你们的伞包吧。”伞包发放员史蒂芬-丑面无表情的说道,但是从他抽搐的嘴角可以看出,他憋笑快憋不住了。

“绝对不要!”所有的契约者异口同声的说道,“背上你的伞包,说不定就摔死了,你赶快给我们准备一批新的伞包。”

“那么你们可以选择直接摔死,或者可能摔死。”史蒂芬-丑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手指甲上,仿佛那里有无穷的宝藏,翻来覆去的看个不停,但是却没有丝毫想要换一批伞包的想法,而且他又拿出了匕首,好像准备再来插一遍的样子。

看着死活不动,甚至准备再对伞包动手的史蒂芬-丑,契约者们只能妥协,排队领取自己的伞包,等到轮到闫一川的时候,史蒂芬-丑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然后转过头从那些伞包里面仔细辨认了一下,挑出了一个伞包非常郑重的交给了闫一川。“小朋友,好好的拿着这个伞包,对你有用处的,而且一定要记得我的名字,史蒂芬-丑,当然你叫我丑哥也可以,我允许你,一定要记得这个名字啊!”史蒂芬-丑对闫一川再三叮嘱道。

闫一川听着史蒂芬-丑的话语有点摸不到头脑,不过还是接过了自己的伞包,走向了跳伞口,只不过当他回过身的那一瞬间,脑海中关于史蒂芬-丑的记忆就开始渐渐模糊了,等他走到跳伞口的时候竟已然全都不记得史蒂芬-丑这个人了,仿佛这个人就不曾存在过一样。

新疆尔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怎么样
柘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最好药
癫痫病治疗云南哪家医院好
温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