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图书馆寻宝记

2018-09-15 10:00:27

小牦牛对我一直崇拜的,自从我的散文集《寻常一样窗前月》出版以后,他却瞧不起我了。

他说,报纸上讲你的书和史铁生的书,都是这几年出版的散文书,为什么我们语文老师只推荐我们看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却不推荐你的书?

他又说,我的点读机里数字图书馆,数字图书馆里有《斗罗大陆》,为什么没有你的《寻常一样窗前月》?你不是说《斗罗大陆》是垃圾书吗?垃圾书都有了,你的书都没有!

我欲辨不能,哑口无言。却见他扬着脸,把一脸的不屑如尘土般撒我满身。

某天和小牦牛一起去市图书馆,他在检索机上输入:“寻常一样窗前月”几个大字,结果记录为“0”,他又找到瞧不起我的理由了。“你看,你看,图书馆有这么多书,就是没有你的!”

我理解小牦牛的心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嘛,他想有个上得了台面的老爸的,偏偏我这个老爸不争气。所以,他奉送给我的讥笑,我不准备用武力送回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寻常一样窗前月》弄到图书馆去。怎么弄?白送!美其名曰捐赠是也。

暑假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和小牦牛再次来到合肥市图书馆。他去上船模课,我到借阅室看书。但“白送”计划却无法执行,因为出门匆忙,书忘带了!图书馆里有好几本批判余秋雨的书,很对我胃口,我拿起一本站在书架旁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时间没长腿,却不知不觉地溜走,正当我小腿发酸时,小牦牛不知从哪儿旮旯里突然蹿出来了,兴奋地说:“老爸,老爸!我看到你的书了!”然后揪着我的衣服,一路小跑来到门口的检索机前,“索书号I267!”他用小手指点着,笑容绽放在脸蛋上如金灿灿的向日葵。

“我们去找书吧!”小牦牛急不可待想尽快找到“宝物”。

“你去吧。”我淡淡地说,转身又走到书架前,继续笑看那位高人批判余秋雨。

我何尝不激动啊,然而古人教导我们:“雷动风行,运化万变,寂然至无,是其本矣。”我淡定一点,才能装出高人风范嘛。可是几分钟过去了,小牦牛还没有喊我,想来是没有找到,我把书放到书架上,决定不装了。想当年,谢安和人下棋,他的侄子谢玄跑来告诉他淝水之战获胜了,比谁都关注战役结果的谢安,却故作平静地对棋友说,小孩子们破贼了。他装得很不错,跟我刚才差不多。可是,当他起身去内室的时候,屐齿在门槛上碰断了都浑然不觉。我的屐齿没断,我穿着运动鞋呢。当我快步“运动”到借阅室西北角,找到小牦牛时,他正蹲在地上,把眼睛当作探照灯,在巨大的书架下面来回扫荡。小牦牛说,他已经找过一遍了,没有找到。我像检阅三军仪仗队一样,在整排书架前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一遭,依然没有看到缺勤的《寻常一样窗前月》。

“我去问问服务台的阿姨,看她把书藏哪儿去了。”

小牦牛一溜烟从书堆里跑出去了。没过多久,又一溜烟地跑回来,拉着我的手,拽得我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差点撞着正在选书的一位女孩。服务台里面,一位中年女子,带着白手套,正把堆在台面上的书,如拾土豆一样,一摞一摞的往筐子里装。

“阿姨,《寻常一样窗前月》可以借吗?”

“可以啊。”

中年女子抬起头,顺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躲猫猫的“宝贝”来。小牦牛接过书,屁颠屁颠地捧在手里,要我给他拍照。“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笑着拿出手机,在“咔嚓”享受放鞭炮的快乐。

“爸爸,卖一本书你可以得到2块钱,图书馆买了3本书,你可以挣6块钱了。”精神文明实现了,小牦牛没有忘记物质文明。

“那今晚请你吃饭?吃天下吃的,你喜欢的——牛肉面!” (朱军东)

外加剂储罐
深圳笔记本系列
森林联排别墅位置交通图-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