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官员辞职的学问

2018-12-03 15:46:36

官员辞职的学问

白烁 媒体从业者

官员辞职的事,在开放的社会越来越司空见惯。就这几天,辞职的就是一大串,而且都有点震撼效应: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董事会主席斯蒂芬·弗里德曼宣布辞职,台湾的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提出辞呈,美国白宫军事办公室主任卡德拉请辞,伊拉克总统塔拉巴尼正准备辞职信……有意思的是,这四起辞职案,恰好活灵活现地展示着官员辞职的学问,涵盖着世界各界的辞职类型。

种辞职是为了逃避追究过失。这里的“过失”是言行有错,但尚未达到犯法的程度,那么干脆以辞职结束,让盯着所占官职的同事松口气,自己也较体面。本月7日辞职的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董事会主席斯蒂芬·弗里德曼就是这种类型。早就有报道说,弗里德曼与高盛集团关系过近,在高盛由投资银行转为银行控股公司期间有违规行为,而转制期间弗里德曼就在担任高盛董事,还拥有大量高盛集团股票。这种行为有违反美联储规定的嫌疑,但还没有违法,以走人了事,他的同事也在弗里德曼辞职后辩护,他“没有违反美联储规定”。

第二种辞职是以退为进,本不想辞职,但以辞职来巩固自己的职位。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去留之风,早在马英九露出回锅接掌国民党主席时就在台岛内鼓噪得沸沸扬扬,一些反对派人士也攻击他。于是,他干脆提前请辞,在马英九尚未布局好人事之际做出大动作,迫使马英九挽留。这实际上是以退为进,提出辞呈不仅洗清了外界对自己的不实之词,也让自己的地位更加巩固。

第三种辞职是被迫去职,不走人不行。迫使官员离职的力量可能来自政敌,也可能来自民间,但一定有把柄被别人抓住,赖着不走会让人穷追猛打。美国白宫军事办公室主任卡德拉的辞职就属这类,他曾批准总统专机上月底在纽约市低空飞行摄影,在自由女神像附近呼啸而过,时间长达30分钟,不少纽约客以为9·11恐怖攻击事件再现,惊慌失措地从办公大楼撤离。纽约市市长彭博获悉后勃然大怒,批评这是“可笑与不佳判断力”的任务。卡德拉不想辞职,想用道歉来保官职,但这显然有损奥巴马的形象,于是总统下令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是他必须走人,否则无法继续有效领导白宫军事办公室,如他在给奥巴马的辞职信中写的那样。

第四种辞职是自己真不想当官了,自觉自愿地放弃官职,去干自己想干的事。伊拉克总统塔拉巴尼近日说,准备写回忆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担任总统工作非常累”,到今年底总统任期结束时就决定退休,以便很好地休息,准备写回忆录。塔拉巴尼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就想成立一个出版社,按照法国《世界报》的模式出版一份阿拉伯文报纸,逐渐成为一份国际性报纸。他的辞职意愿,显然是真情实意。

辞职的类型,一般不会超出这四种。当然还有第五种,就是“假辞职”,可能会选择上述四种形式中的任何一种来欲盖弥彰,辞职期间工资照领,还可休养,等风头过后又悄悄地在异地上任。这里面的学问可大了,不是本文的主题,就有待他人研究解读了。

环氧树脂
仿真树公司
移动发电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