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我倒觉得当下媒体有逼疯莫言的倾向

2018-10-12 23:58:17
是谁在想逼疯莫言? 是谁在想逼疯莫言? 陈九 你看啊,如果这篇被表,其格式必先是题目,下面是我名字,读起来像问答题,是我逼疯了莫言。其实这事跟我无关,我倒觉得当下媒体有逼疯莫言的倾向,甚至我怀疑他们暗中挂,疯了一赔几,不疯一赔几,否则怎会如此起劲儿。 莫言获诺奖后,媒体给予报道是应该的,连我这个海外余写手都被越洋电话采访过。记得我当时说了这么几句:莫言获诺奖不仅提升中国学在世界学中的地位,也提升了华学在世界学中的地位。华学的概念包括一切用华写作的学作品,无论作什么国籍,身居何处,只要用华写作,都将从莫言获奖中受益。字是明的载体,学是明的结晶,明可以跨越国界,学当然也可以。中国学引领着华学的展,是华学的源头和主体,这次莫言获奖再次说明了这点。 现在看来,这些话跟废话差不多,不过很庄严,上连明下接国际,很够分量。我当时以为,莫言是作,即便获诺奖还是作。作是写作的,不是演戏的,不应像范冰冰李冰冰等电影明星,动不动就来亮相。更不应像政客,来不来得曝光,否则就怀疑被双规了。作得奖,得完您赶紧回,该干嘛干嘛去。 但况跟我想的不同,媒体看来并不在意庄不庄严。他们跟莫言没完没了,搞得莫比范李二星还忙。我敢说,前一段时间范李的镜率肯定比不上莫言,怕连莫言高密老的二哥都比不上。那个架势,翻箱倒柜跟缉拿逃犯一样,抓到有赏,这些记者抓到一则莫言的新闻肯定有赏,你信吗?反正我信了。 也罢,谁让我们得奖心切,从林语堂那辈就惦记诺奖,终被莫言攻破,美就美几日吧。没想到说时迟那时快,人大政协,两会。哇赛,媒体这通忙活,围着莫言打转,言必称莫言。上回莫言算明星,这回改政治了,救国邦,修齐治,提案那,表决呀,我就纳闷儿,一获大奖就进两会,有这规矩是吗?你看呀,演电影的进去了,说相声的进去了,咣,这回莫言也进去了,扯。看着电视上莫言无奈的面孔,我心底不由萌生为学担忧的焦虑。一个作,得诺奖容易吗?本来就懵着呢,怎经得起媒体如此狂轰滥炸,更找不着北了。我反复观察,莫言打获奖,基本就没笑过,很抑郁,哪还有当年跟张艺谋脱光了拍照的恣。他四处解释,为一系列似是而非的问题不断替己辩护,搞得不像得奖,倒像做了亏心事,给整糊涂了。 作得奖本来就压力大于动力,尤其诺奖,临渊履薄喜忧参半,因获奖而惨遭去势的作不乏其人,几年前有位法籍华裔便是一例,改教书了。写作的感觉虽因人而异,但大体像做爱,最高境界还是莫愁,能不为红尘所惑,超凡脱俗进入半仙华发首府之境,这是好字的沃土,也是好艺术的良宵。然而媒体的追求恰恰相反,他们为打造商品牌,不惜用浮世绘般的世俗诱惑莫言,像吃童子鸡一样挑逗他,腌浸他的感心灵。我听说莫言已有经纪人了,经纪人是专门讨价还价弄钱的,作雇经纪人的并不多。先获诺奖又雇经纪人,几乎同步。前者因为学,后者怕离不开媒体的商追捧。但愿这不会影响莫言对当生活的忠实看法,不会收买他的判断,影响他描写周边生动的生活。 当然,媒体有媒体的活法,干啥吆喝啥,不让人报道不行,再怎样不能断人粮中航樾园道。但有的媒体太过了,对莫言的某些关注毫无必要,不是正能量。比如有通讯社现这样的消息:莫言已三个月未新作。你天天纠缠他,他哪有心思写作?过些日子,类似报道再度现:莫言已个月未新作。天那,莫言这回改摊贩了,三五个盛世卧龙城月就得上批新货,由明星到政客到摊贩,真是逼疯莫言不偿命。莫言写不写新作你管着吗,碍你肝儿疼啊?写作感觉,不是大庭广众下耍猴儿,是非常个性的事,算隐私,就好比撒尿,你围着他嚷,起哄架秧子,他能尿来吗?先物质诱惑,再舆论相逼,作原本就脆弱,坚强的人往往乏味,难有丰富潇洒的字,如此相逼岂不要废了莫言么!咱们这儿好容易个诺奖得主,最不珍惜的恰是咱们己。中国化好像有此种恶,凡杰者,来一个毁一个,庸俗无底线,高尚无路,令人不禁扼腕。 我看莫言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半疯了。最与另一位诺奖得主库切的对话几乎不在同一层次。比如对诺奖政治性的议论,有必要一口否定吗?我们生活在政治空气里,根本无法摆脱政治的浸透,而且也不符实。诺奖的政治前科累累,不胜枚举,它没颁给鲁迅,没颁给老舍和巴金,却颁给莫言,真说明莫言比鲁迅老舍巴金都强?就没一丝其他考量?如此否定是因为无知还是于某种私心?无论什么,都体现不一位诺奖得主的大风范。再比如,你说诺奖奖金非纳税人的钱,因此你不必为此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这叫什么话,诺奖奖金来诺贝尔族,难道你对瑞典就该负什么责任?你是中国两会表,你的责任还用诺奖赋予吗?如果公民对社会的责任全靠金钱驱动,当年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而”的怀呢?我倒不在乎你是否有这种怀,我在乎的是,如果你没有这种怀,而用物质衡量精神和责任,这种惯性思维,能何种学呢? 歇手吧!这不仅是对媒体和社会,也是对莫言本人的呼吁。英语有句话叫“Leave himalone”,就是不要打搅他的意思。不要打搅,更不要上瘾。作就是个影子,不能老用强光照,一照就没了。莫言得的是学奖,他命中注定只能当作,改不了,一改就没了,什么都不是了。希望媒体和社会尊重这份不光属于莫言本人的荣誉,留给他一份当作,当大作的静空间。 莫言兄,您以为如何呢?[url=http://ty.aupwt.com]黑河体育吧[/ur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